記得離開台灣那天剛好寒流來襲, 15度左右的天氣在街上已經看到大家包裹著大衣. 每次跟挪威人講到我們台灣冬天大概平均溫度20度左右, 低於20度, 就會開始有人穿毛衣和圍圍巾, 挪威人總會露出不可置信的笑容說, 20度很舒服, 是我們的夏天.

挪威, 我來了!

在曼谷機場轉機時, 當地溫度29度, 身上為身處於北歐白茫茫的挪威所準備的厚重衣物突然變得很可笑.走過身旁的無不充斥著剛要去陽光普照的泰國沙灘或是剛從那邊回來的旅人, 小可愛, 無袖上衣, 短褲加拖鞋, 同一個時空下, 完全不同的裝扮, 真的還蠻有趣的, 心理只會偷偷地想不知道是誰不正常...

當飛機來到了挪威奧斯陸機場, 耳機裏傳來機長的廣播, 歡迎來到挪威, 室外溫度零下十度...  聽到零下十度時心就已經冷了起來, 不過, 更驚爆的是登機梯因為某某因素無法直接連接到機場內部, 所以我們要直接用不適用於零下的肉體穿過室外, 走進機場內. 當下我真的很慶幸身上有穿著在曼谷被恥笑的厚重衣服. 一出飛機, 挪威的冷冽真的一點也沒有客氣, 北極熊拔拔抱著小熊寶貝直接就往前衝, 我跟著在後面追. 
零下十度原來是這樣的感覺...

其實登機門不能用已經算是很小的問題, 因為後來聽說這段時間大部份的歐洲機場深受大風雪的影響, 很多班機取消, 機場大亂. 還好我們直接從亞洲就飛進挪威. 挪威對於大風雪有點看多的感覺, 比較不像其它歐洲國家對於大風雪還是有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覺. 想像好不容易排好假期, 尤其是應該跟家人團聚的耶誕節, 結果被卡在機場中, 還真的很掃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北極熊媽媽 的頭像
北極熊媽媽

遇見挪威北極熊

北極熊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